“复兴号”设计师永远有“下一个目标”

2019-08-16 16:49:04 来源: 央视网 作者:
复兴号,梁建英,

央视网消息:2018年末,我国高铁营业总里程3万公里,超过世界高铁总里程的三分之二,居世界第一位。经过近十年快速建设,“四纵四横”高铁网建成运营,我国成为世界上唯一高铁成网运行的国家。

从时速200公里的“和谐号”,到时速350公里的“复兴号”,从跟跑到领跑,全世界都领略到中国智造的力量,感受到中国速度的提升。

“这列车(CRH380A高速动车组)在实现时速486.1公里的时候,我的眼睛紧紧盯着显示屏,听着车厢内人们的欢呼声,我的手脚是凉的。”紧张、压力、目标达成时的兴奋,诸多情绪一股脑儿涌上来,梁建英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

对梁建英和她的研发团队来说,又啃下一个“硬骨头”,又打赢一场硬仗。为此,设计团队整整攻关18个月,做了“450余项的仿真分析,1050余项的地面试验,2800余项的线路试验”,最终以486.1公里刷新世界铁路运营试验最高速。

外人所熟悉的梁建英是“中国高铁装备行业唯一的女总工程师”,包括“复兴号”在内,梁建英主导研制设计了多款高速动车组,是她和上千人的高铁研发团队共同打造了“中国速度”。

“必须让自己成为巨人”,回想起中国高铁发展过程,从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到全面自主创新,一路走来,梁建英深刻体会到这背后不计其数的挑战到底有多难。

2004年,国家发布《中长期铁路网规划》,正式拉开发展高速铁路的大幕。中车四方股份公司引进时速200公里动车组,开始高速动车组的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。“外方会告诉你如何做,但绝不会说为什么。”在引进过程中,梁建英深切地感受到,产品可以买来,但技术创新能力买不来。

2006年,中车青岛四方公司启动时速300公里高速动车组自主研发项目,梁建英担任主任设计师,这也是她第一次亲手设计高速列车。

高速动车组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,一列动车组光零部件就有数十万个。从时速200公里到时速300公里,不仅仅是简单的数字变化,而是无数道需要跨越的高难度技术门槛。

每天“早八晚九”,没有节假日成为生活常态。梁建英记得,那段时间连年幼的女儿都无暇顾及,每天下班回家,女儿已经睡下,早上往设计室赶时,女儿还未起床。

历经1000多个日日夜夜,在成功攻克了空气动力学、系统集成、车体、转向架等技术难关后,国内首列时速300到350公里动车组成功问世。一天晚上,女儿用稚嫩的童音指着电视上飞驰而过的动车组高喊“妈妈,你的车!”梁建英说,那时,她的心中有自豪感和成就感,也有对女儿和家庭的愧疚,“但却无悔”。

俗话说,搞科研就像跳高,跳过一个高度,又有一个新的高度在等着你。

2013年,“复兴号”动车组研发项目启动,中国高铁又开启了新征程。梁建英瞄准了高速列车技术的新高峰。

为了拿出性能最佳的车头,团队设计了46个概念头型,通过技术优选最终挑出23个进行工业设计,再遴选出7个头型,进行海量的仿真计算和试验,当最终方案出炉时,车头的数据打印成A4纸足足堆了1米多高。

2017年,“复兴号”正式投入运营,并于9月在京沪高铁以350公里的时速运营,使我国成为世界上高铁商业运营速度最高的国家。

中国高铁为什么设计的又快又稳?“我们生产的产品,一定要让大家有一个良好的体验感。”

未来的交通工具还能有多快?“我们正在研制时速600公里的高速磁浮列车。”

“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将有更多自主只是产权的中国高速列车,以全新的姿态和速度呈现在世人面前,飞驰在世界的最前沿。”梁建英对未来充满信心。

加载更多>>
责任编辑:何沛苁
大发pk10-极速大发pk10